曾经的地产一哥已卖光了物管业务

  www.bb1l5.com.cn,如亿达中国12.73亿抛售亿达物业、蓝光发展48.5亿甩卖蓝光嘉宝服务、苏宁30亿质押银河物业、三盛集团或18亿叫卖伯恩物业……

  如今,TOP10房企中,三道红线全踩的唯二存在、唯一不绿的国资背景的绿地控股,又干起了四年前的抛售物业的买卖。

  不过与4年前不同的是,当时卖给雅生活的是实打实住宅物业板块,这次则是画饼的纯商管业务。

  7月6日,绿地控股官宣,与花样年战略合作,拟12.6亿出售旗下绿闵物业。

  很明显,商管比住宅值钱,12.6亿的对价,这在物管圈年内的并购案例中也绝对排得上号。

  但让勿爷意外的是,按照公告披露,标的绿闵物业2020年营业收入1203.55 万元,净利润 仅237.61万元。经计算市盈率高达:

  高过之前任何一笔并购,勿爷想要不是有地心引力,大气层怕是也拦不住,真是一个敢卖,一个敢买。

  对价如此之高,对绿地控股来说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买卖。但对于花样年来说,就有点冒险的成分了。之所以能达成协议,关键在于,绿地控股承诺了未来5年的商管面积规模,以及物业服务优先合作的战略选项,这是花样年无法拒绝的。

  不过,在勿爷看来,如果未来5年市场环境有变,或者绿地混得更差,协议中的2500万㎡的商管规模承诺不能实现,花样年董事会主席潘军拯救大兵彩生活的计划就要搁浅。

  但如果一切顺利,就如当年收购万达物业,先在花样年过渡优化,然后彩生活接盘一样,踩着商管的节奏,物业第一股可能东山再起也说不定。

  举个栗子,目前上市物企纯商管赛道,规模最小的星盛商业,2020年在管面积是157万平方米,营收4.42亿,净利1.27亿。规模小,但盈利水平在上市物企中首屈一指。

  按照营收对比,绿闵物业只是星盛商业的三十分之一不到,星盛商业是蚊型物企,那绿闵物业连蚊子腿都不是。不如蚊型物企敢买高价,绿地控股画了个大饼。

  但如果绿闵物业是2500万商管面积,那就是15个星盛商业,5年15倍的增速,和圈内随处可见的Flag相比,这买卖就很有诱惑力,也许花样年正是基于此才决定豪赌!

  不过勿爷一直有个疑问,物管赛道正香,堪称物茅,绿地控股张玉良为毛不自己操盘分拆上市,而是选择接连出售,5年里硬生生把住宅+商管的双轮驱动折腾没了……

  2017年,彼时,借壳上市的绿地控股受多元化拖累,业绩暗淡,股价也较上市时跌去三分之二,错失销售榜前三,地产一哥名号不在……

  比如毛利率持续下滑至14.85%,低于同行业20%的平均水平;资产负债率也上升至89.43%,超过国资背景企业资产负债率80%的红线。

  当是的物业股的风口还未吹起,价值不显,走大基建、大金融、大消费路线个小目标的价格出售给雅生活,并在一个月后反手注资10亿入股雅生活。从其操作来看,貌似当时并不缺钱。

  同一年,地产圈还发生了一件大事,当时房地产行业还叫得响的万达地产,因多元化征途瞄准海外扩张,把暂时亏损的万达物业20亿甩卖给花样年,所以抛售物业在当时也许就是英雄所见略同。

  在勿爷看来,绿地张玉良卖掉物业是眼光问题,但注资入股雅生活有点无心插柳。在入股雅生活两年多后,2020年1月,2亿股全部变现套现至少64亿港元。

  但在2020年,对整个房地企业来说,是生死攸关的一年。对绿地控股来说,以前的一条红线变成了三条,摩托车并不能解决问题。

  扣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84.1%、净负债率163.6%、现金短债比仅为0.78!

  勿爷查了下,自2017年开始,绿地控股便陷入各种债务危机不能自拔,拖欠土地出让金、被公开催债等。

  据其2020年业绩快报,绿地集团目前总负债约为11909.95亿元,此前不久还一度传出了被收购的消息。

  在勿爷看来,出售物管业务是张玉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曾经看不上的物业这几年风生水起,认为会拖累房地产主业的商办物业没想到还卖了个好价钱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不论是万达物业还是绿地商管物业,接盘方都是花样年,好巧好巧。

  曾经,王健林弄丢了万达物业,如今携万达商管归来筹谋IPO,大有失去的都要找回来的架势。

  而张玉良在卖掉住宅物业板块、商管板块后,还能找回来吗?还是说已经在准备下一个标的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天津:未来5年通过“政府专投”方式引育不少于100家高